「去!」她右手又捏了個法訣,嘴裡吐出一個字。

瞬間,紫色圖騰出現在聖欽頭頂。

投下了一束紫光,將他籠罩在其中。

「淺淺,這是什麼?」韓夜雨看到奚淺睜開眼睛,疑惑的問道。

「這是一種守護力量。」奚淺臉色微白。

每次用這個,都特別耗費心神。

「烈焰,你這主人選得不錯。」赤魂看著紫色的圖騰,眼睛微閃。

捅了捅身邊的烈焰。

這一身的本事,簡直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誰的主人?」烈焰臭屁,彷彿被誇的是自己。

赤魂:「……」

奚淺看著一人一獸,不,是兩獸笑了笑,在赤魂看不見的地方,給了烈焰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烈焰秒懂,點頭。

「師姐,這個你收起來。」奚淺把剩下的符篆拿出來,遞給韓夜雨。

「你別推辭,這是你和師兄該得的。」

這本來就是她為他們要的補償。

韓夜雨笑了。「不推辭,不過,你是不是忘了自己?」

奚淺微頓,挑了一下眉,「那好,我各拿一張。」

隨即,她從三種符篆里,拿了一張狂暴符和一張傳送符。

。 一個星期後。

海市凱悅皇朝酒店,節目組方大手筆包下這家價格昂貴的酒店作為試鏡點。

SUV車上。

陸蕁看到顏知許身上的穿着,額頭突突直跳,心中倍感焦急。

「阿許啊,你怎麼不穿的好看一點?而且怎麼連妝也沒有畫?」

「哎呀,現在補妝的話也來不及了,程導最討厭不守時的人。」

這來試鏡的女明星哪個不是穿得花枝招展,盡情釋放身段的美麗,彰顯氣質的優雅?

有的為了貼合劇情人物甚至穿了適合的古裝,還盤了髮型。

但阿許寶寶就是不走尋常路,穿着簡約的白色長袖,淺藍色牛仔褲,腳踩一雙小白鞋。

穿着樸素就算了,那張臉也素麵朝天,不施粉黛,口紅都沒有塗抹,一點也不像女明星。

「陸哥,部分導演不喜歡藝人帶妝試鏡,試鏡的房間里都備了卸妝水的,到時候還要卸妝很麻煩。」

顏知許說完后打開車門。

見狀,陸蕁只好跟上。

兩人從保姆車上下來,把試鏡邀請函遞給工作人員后領取號碼牌去房間等待。

推門而入,只見這間包廂里坐着的女明星們都是略有成績,在娛樂圈裏位居二三線的藝人。

大夥兒不論是容貌氣質還是業務能力都不錯,雖然表面說說笑笑但空氣里隱約能聞到刺鼻的火藥味。

「……」

看到顏知許進來的瞬間,房間里的女藝人們集體安靜兩秒,隨後臉上掛起虛偽客套的笑容。

「知許,你也來試鏡啦。」

「阿許最近上的綜藝節目《從零開始》很火啊,人氣爆棚。」

「我記得阿許是女團出身,倒是沒想到你也會來試鏡,挺期待你的表現的。」

……

大家坐在一起互相吹捧,嘴角揚起的笑容完美的無可挑剔,但無形中卻帶着刀光劍影。

顏知許坐在椅子上,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態度自然,不卑不亢,從容不迫。

「咔嚓——」

房間門被打開,一個在圈裏喊的上名字,有幾部熱播代表作的女藝人哭的梨花帶雨的推開門。

符安靈手裏拿着紙巾擦拭眼眶裏滑落的晶瑩淚珠,嗓音哽咽。

「女一號易璇璣這個角色已經被花影后拿下了,大家有個心理準備,試鏡就是走個過場,沒選上也別太失落。」

話音一落,果不其然,房間里準備試鏡女一號的藝人們面面相覷,有沉不住氣的開始低聲抱怨。

「哎,畢竟人家是影后,雖然有好幾年退圈沒有演戲了,但名頭掛在那裏呢。」

「輸給花影后我是心服口服的,她演的電視劇我可是從小看到大。」

「我心塞的是明明已經指定了花影后可還讓我們走個過場,這心裏面怪難受的。」

……

大家議論紛紛。

這一哭,輕而易舉的把花時影推到這些女明星的對立面,樹了一波實力不小的敵人。

房間里也有許多的藝人沒隨意抱怨,臉上掛着無懈可擊的笑容,謹言慎行。

顏知許坐在位置上沒參與這個話題,坐在她旁邊,一個穿着一襲仙氣飄飄白色衣袍的藝人也閉口不語。

「咔嚓——」

房間門再度打開,手裏拿着一張表格的工作人員站在門口,「11號,12號,輪到你們試鏡了。」

這話說完。

只見顏知許還有那位穿着精緻古裝的藝人周昕然同時起身。

。。 九秘之一不愧是拙峰的根本所在,是太玄的崛起關鍵。

傳說五百年前的那位先賢跟搖光的太上長老爭鋒,能同從荒古傳承下來的勢力培養起來的強者同歸於盡,足以說明了問題。

接下來,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靈見對拙峰的傳承越發的深入與理解,他對拙峰的傳承,也就是那九秘之一,也越發的融會貫通了起來。

道教秘術,疑似仙的傳承,無比強大,數倍的觸發戰力,不僅可以作用在拳力之上,也可以作用在其他的對敵手段上。

比如施展神通,比如御使武器,比如修復傷體……

可以說,但凡能夠體現戰力的手段,它都能夠提升數倍、十倍,簡直是專為戰者而生的秘法。

甚至它也不局限於此,因為在靈見深入與理解那九秘之一時,偶然觸發了一次,頓時他感覺自己的靈覺、思維等都提升了數倍,宛若醍醐灌頂一般。

無上妙術!

可以想像,若是陷入悟道境中,或者是領悟玄法妙術時,一旦觸發這個秘術,那將會帶來多麼大的提升。

也許正常需要花費十天、百天的時間,在觸發了那個秘術后,不僅可以極大的縮短悟道的時間,也可能於剎那的醍醐灌頂之間悟道精妙之處。

「可惜了,沒有拙峰的古經心法,即便利用《道經》中記載的心法,觸發成功的幾率也太過隨機。」靈見輕嘆。

因為按照他在太玄所處的無盡山脈附近的城中看過的典籍以及打聽到的消息,拙峰的傳承,也就是九秘之一,起初並不是什麼仙法傳承。

沒有人認識到它的價值,只認為是融於拙峰的心法內的一種秘術,是自然大道的體現。

在當年,在拙峰還沒有真正崛起的時候,拙峰的心法傳承才是這一脈的根本所在。

同時,唯有修鍊此法門,待自身實力強大起來后,才能將那個秘術發揮出來,打出驚世的一擊。

可以說,若是沒有修行過拙峰的心法傳承,想要觸發那個秘術太難了,完全是隨機的,沒有規律可言。

後來,隨着拙峰傳承的大放異彩,漸漸地所有人才認知到,那哪是心法附帶的妙術,那完全就是早已消失的九秘之一。

至此,拙峰的傳承才揭開了面紗,認知到了它的價值所在。

在隨後的歲月里,在拙峰的前賢通過一次次的實驗后,也漸漸地明白了那個秘術並非是拙峰的心法附帶的。

換句話說,拙峰的心法完全是為那個秘術量身打造的,是最契合觸發那個秘術的古經文。

雖然不知拙峰的心法是何人所創,也不知道為何要將那個心法烙印進拙峰,但憑藉着它能近乎穩定地觸發那個秘術,想來那個開創心法的人絕對有着天大的來歷,有着足以媲美各大荒古世家的手段。

「咚!」

突然,就在靈見不知不覺間,他心中一震。

緊接着,拙峰消失在了他的眼中,似是看破了虛妄,明見了最真實的拙峰。

只見在他的眼中,倒映進眼帘的是一片廣袤的天地自然,安謐無比。

與此同時,他像是一枚種子一樣,以雙腳為根,成為了廣袤的天地自然中最為特別的「植物」。

下一刻,有無盡的神韻從廣袤的天地自然中被他所「吸收」,如同樹木吸收土壤的養分一般,成為了被天地自然孕育的永恆生機。

「這是……」靈見雙目露出精芒。

這無疑是拙峰的心法傳承——自然大道!

可是他並沒有學習過拙峰的心法,怎能引動自然大道的降臨,這不符合常理。

等會,難道這又是《升華法引》所搞出來的動靜?

思及於此,靈見停住了《道經》心法的運轉,轉而運轉起了《升華法引》中所記載的另一條路的起始心法。

剎那間,當他再看拙峰時,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草木還是那草木。

「近乎自然,返璞歸真!」靈見明白了,方才所見果然是《升華法引》搞出來的動靜。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因為方才《升華法引》所搞出來的動靜,並非是某種經文,而是一種意象,是自然大勢。

這跟他以往的經歷不同。

雖然這有些可惜,沒有引來拙峰的根本心法,但他覺得這樣也可以了。

因為,相比於依靠心法修行悟道自然,直接引來自然大道的降臨無疑方便很多,直接悟道源頭可以更加方便地觸發那個秘術。

更何況,他並不缺少古經心法,他所缺少的只是攻伐妙術。

許久之後,靈見從感悟自然大道的源頭中蘇醒,此刻他的氣質似乎又發生了變化,好似虛無縹緲了起來,極其空靈,給人一種道法自然的感覺。

不過,若是細心觀察,可以發現在那道法自然之下,也隱藏着驚世的鋒芒。

而隨着靈見的蘇醒,他發現拙峰下早已聚滿了人。

顯然,那些人都是各座主峰的弟子,至於他們的來歷,靈見也不難猜測,大抵是為投師而來。

畢竟早在前些日子,那名老者就對他說過,若是有一天拙峰傳承現世,各大主峰肯定會派遣峰中弟子填補缺漏。

同一時間,盤坐在那九層玉石階上的老者也長身而起,像是立身在雲端一般,彷彿過去了千百年,沾染了歷史與歲月的氣息。

「是你。」就在這時,靈見的耳畔響起了那道熟悉的聲音。

「見過李前輩。」靈見明白那位老者認出了自己,向著拙峰之上點頭示意。

「當日我就覺得你不凡,資質罕見,沒想到你真的如我所料,引星河入體,藏劍於身。」李若愚的話語很平淡,沒有對靈見的成就表現出特別的心境波動。

「晚輩僥倖而已。」靈見謙虛道。

同時他也有些心驚,他沒有想到李若愚竟然能夠看出他的一些虛實,果然不愧是大器晚成的前輩,在自然大道上的成就定是後來追上了。

「何來僥倖,這世間沒有什麼偶然,無非是各種機遇牽引下的必然。」李若愚說道,「這從你能夠悟道自然大道中就可得知,你有如此成就,一切靠的都是你自己,是你曾經歷的各種事情交織下的必然結果。」

「李前輩,晚輩……」靈見正欲說些什麼的時候,李若愚打斷了他想說的話。

「自然大道,以及那九秘之皆,你既然能夠悟道所得,便是你的機緣,你可以修行,卻永遠不可外傳。」李若愚說道。

「李前輩,晚輩明白了。」靈見點頭,同時也對李若愚越發充滿了好感。

畢竟自然大道以及九秘之一,也就是皆,都是拙峰的不傳之秘,可他卻如此大方的將其送出,沒有收回的意圖。

當真是一位仙風道骨的老人!。 陸舟走進了鐵匠鋪,裏邊十八個人在熱火朝天的敲打着鐵塊。

煉鐵爐那邊被陸舟隔離開了。

鐵匠鋪里只好又另起了燒鐵的爐子。

這種方式比較另類,好在是燒鐵沒有煉鐵爐那麼複雜,一連起了4座,主要把鼓風的裝置做好,就沒問題。

再加上現在莊子裏逐漸多了鐵具,做起什麼工作來也快了許多,儼然有了一個小作坊的模樣。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