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事,陸成本人還真可能不知道。

林輝就說:「這個還不是魔都市醫學會和衛生健康委員會搞出來的?他們給我們湘省的教育廳,以及醫學會,提出了建議,說是你的水平,已經達到了專業型博士生的畢業標準,也達到了獲得博士研究生的學術水平,建議授予你博士學位!」

「啊?」陸成真的驚了,這種事也能發生?

我tm都還沒開學,距離開學都還有一個月多,就要考慮畢業的事情了?這不扯淡了嘛?

林輝看到陸成這表情,問:「那你知道魔都這邊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陸成搖了搖頭,道:「師父,我這都還沒學多少的,就這麼輕易畢業了啊?」

林輝翻了翻白眼說:「那是你自己以為你沒學多少!你覺得現在的博士剛畢業的人,能做多少?」

不過,林輝接著又解釋說:「他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把你留在魔都?因為只要你不畢業,你就永遠有一個師門的羈絆,讀書歸在師門裡,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但你若是畢業了,你自己想去哪裡工作,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而且你拿到了雙證之後,視野也會瞬間開闊很多。再加上你現在本身就在魔都市的九院,可以看得出來,魔都九院的工作環境啊、氛圍啊這些,比湘雅二醫院都會好不少。」

「你就身在這個平台,那麼你才有可能選擇跳出來啊。這些個不要碧蓮的。」

說到這裡,林輝啐了一口,而後又罵罵咧咧道:「可能你沒注意吧,在你手術直播完成之後,介紹你的那個杜黎教授,就沒安好心,刻意去提點你的進修醫生身份。再加上網上扒開的你沒入學研究生的身份。」

「後面啊,肯定會有不少的人來接觸你。其中,就包括和協醫院,京都大學附屬醫院,魔都幾個頂級的醫院,華西,廣省的中大附屬醫院!」

「這些醫院,給你的待遇和條件,肯定都是不會次的。你自己需要認真地去抉擇和琢磨,若是有不懂的,可以和我和閔教授,和李東山教授商量,我們肯定會給你做出一個最佳的選擇。」

「當然啦,接觸你的人肯定除了這些醫院之外,還有我們湘雅二醫院啊。我就在昨天,接到了要把你留下來的任務了。不過我是你師父,當然不會阻滯你的腳步,你自己隨意點選,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用管那麼多。」

「而且你師父本來就是過來人,從我個人的角度,如果當年沒有發生那種事情,我會留在瑞金醫院,或者去九院跟著何院士混,而不會回湘省,也不會認識閔教授和李教授他們這些人。」

「所以,我會建議你去一個更大點的平台。趁著你現在和湘雅二醫院的羈絆還不是很深。」

本來陸成還只是乖乖地聽著,但說道這句話的時候,陸成的心裡有浮現起了一連串的畫面,包括在常市的時候,周玄青教授的賞識,到了沙市后,周玄青為了表達自己的歉意,去和李東山教授要名額。

林輝作為自己的考核老師,閔教授中途殺出,讓自己雙學位。偶遇曹曉和師兄,方泥馨師姐,再到後面一起進行的比試,方泥馨給自己深夜發來的那些文獻,骨四科的早餐互助團。

這個過程中,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陸成都沒花費過一分錢,也沒有誰問自己要過任何的利益作為交換。

難道,這些人的存在,就不是羈絆了么?

錦上添花,遠不及雪中送炭。

陸成當即就回說:「師父,您不要再給我建議了,我覺得我和你們的羈絆已經很深了!而且我的心裡也早就有了答案。」

「我去常市的時候,我就知道,如果不是湘雅二醫院,我沒有這樣的機會。」

「我來魔都的時候,我也知道,如果不是曹師兄,不是方泥馨師姐這些人,我也沒有這樣的機會。這些都是湘雅二醫院,我的學校,給我帶來的平台。」

「況且師父您前幾天不還給我交待了一個不小的任務么?」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也未必就會答應杜黎教授讓我去做手術直播的事情。」

手術直播,戚烈在遇到陸成的第一天,才有了更改直播術者的想法,但是,真正提出這樣的想法,是在星期四。準備的時間是周五。

林輝也就不再這個問題上糾結了,只是說:「你如果要做這樣的選擇,可不能後悔啊,後面可沒有你再後悔的機會了哦?」

「合同一旦簽上了,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啊。」

「其實你可以再等等的,我都還沒告訴你我們那裡給你什麼樣的條件呢。」

陸成回以憨笑,這些可能都不是最重要的。

這個過程中,方泥馨的笑臉又浮現出來了。

林輝看到陸成這麼搖頭,那就說:「那是你說的,先不談了啊?」

「反正吧,你在沙市買房的事情,應該是你可以不用再多擔心了的。你現在這屬於頂級的人才引進規格,比我那時候,可好得太多了。」林輝說著竟然稍微有點醋意。

黃栩聽了,有些護短地對林輝說:「那是你當初不講實話,要是講了實話,那時候我老爸還在位置上,給你在魔都買一棟樓當實驗室,都有可能發生呢。」

黃栩的父親,當初就是魔都交大的校長,如今自然已經退下來了。

林輝並沒有接著這個話題,而是一轉又說:「還有就是啊,小陸,你現在身上的任務不小啊。而且,其實當醫生要賺錢,未必非要在臨床上賺,發文章也能賺啊。」

「你現在至少有三個頂級的臨床課題,還在那裡擺著呢。你要好好地搞起來,光明正大的幾百萬就等著你的。免打結縫合,還稍微差點數據,閔教授已經聯繫魔都九院的倫理委員會了,你已經可以開始操作了。」

「血管外科的急診血管取栓術的基礎數據,也可以開始在多中心收集數據了。這是屬於我們華國血管外科的大優勢,所以一定要一開始就奠定好整個華國的優勢地位,不要覺得分別人一杯羹,就心裡不痛快了。」

「還有就是你的老本行,運動醫學方面的那個,如何快速地在紅鏡狀態下,也能夠標準地進行肩峰打磨的技術的。這個玩意兒,可以擴展的東西,比你現在想象的,還要更加寬廣一些。」

「這個玩意的首選專利權,你可不能讓出去啊,能不能把我們二醫院的骨科再一次打到前面去,它的助力是非常不小的啊。」

「你可以在這邊開展,但是關鍵的首要數據,也要從我們醫院來開始收集!多中心臨床試驗,也要有一個主中心。免縫合、血管外科的血管取栓,我們都了解得比較早,所以有準備,但這個東西,你得在多給我們留一點時間。」

「不然的話,我雖然能夠信得過杜黎教授他們,但可不敢保證,其他的人不會有異樣的想法!」

「好了,就說這麼多,你先開車送我回去吧。然後你就先自己忙自己的去,後面幾天也不用來看我和你師母了,我打算下周二回沙市,然後帶你師母見見她公婆,然後再儘快趕回來,和她父母再把婚事商量一下。」

「到時候再聚吧,我們最近要忙的事情也不少,可能顧及不上你。」

7017k 「收集器,歐陽一峰身上的色慾你收集完了嗎?」薛天在腦海里和慾望收集器溝通起來,他覺得歐陽一峰已經沒有作用了,是時候讓他gameover領盒飯了。

「可以這麼說。他的謊言、貪婪、懦弱、膽小、色慾都被我收集下來了。其中比例最大的就是他的色慾,其次就是貪婪。只是他的色慾還可以再放大一些,你可以安排那些配角和他在玩一玩,最後再把他送進去。這樣才是最經濟的。」慾望收集器回答道。

「ok,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薛天退出了腦海。

安然在律師的見證下,在手裡握有歐陽一峰出軌的鐵證的情況下,歐陽一峰只能憤怒而無奈地簽下了離婚協議書,三人一起去了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分割財產。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安然和他的婚姻算是徹底結束,各自都得到了解脫。

「娜娜,我要交代你一個任務。」薛天在房間里打了個電話給包麗娜。

「薛總,您有什麼指示?」包麗娜壓低了聲音道,她的辦公室里這會兒正有人在談事情。

「我在喜來登酒店,你現在過來一趟吧。」

「好的,我現在馬上過去。」包麗娜掛斷了電話,和幾個醫藥代表說改天再來,保持聯繫之後,便出了門,下了電梯,到地下車庫裡,開著跑車去了喜來登。

「叮咚!叮咚!」門鈴聲響起。

薛天打開門,讓包麗娜進了門。

「薛總,這麼急叫我來,是有什麼事嗎?」

「對,我就開門見山了。歐陽一峰和安然現在已經離婚了。我需要你把歐陽一峰拉下水,把他徹底腐蝕掉。」薛天平靜地看著包麗娜,但他的話卻讓人很是費解。

「徹底腐蝕歐陽一峰?他又不是什麼重要人物,腐蝕他幹嘛呀?有什麼好處?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呀?」包麗娜不解地問道。

「噓!」薛天比了個手勢。「我做事不需要向你解釋,你只要照做就行了。這次不僅要你犧牲身體,還需要你那幾個姐妹也跟著犧牲身體,所以我會再給你一個工程做補償,你的姐妹,只要有做出犧牲的,我都會進行補償,每人十萬,等醫美整形項目啟動了,你們有打算整形的,我都給你們打5折,這誠意夠大方了吧?」

「真的?這真是太好了,薛總,你對我這麼好,我都不知道怎麼報答你了!」包麗娜摟著他道。

「我現在火氣很大喲!」薛天學著靚坤那不羈的話語,把她壓在了地上。

「薛總,你可真是太壞了,人家不和你說了,我先回去了。」包麗娜跑到洗手間洗簌了一番,丟盔卸甲般逃跑了。

「非常好,安然現在也可以專心事業了。王延那個公司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易主了吧!只不過在虛榮和貪婪的慾望的操控下,這位美女蛇會不會也想把我也吞下去?」薛天突然想起原著中這個女人後來的瘋狂,心臟不由得一顫。

離婚後的安然很快就收拾了心情,她花了一些錢,請了兩個年輕的保姆,一個負責家務,一個負責接送蒙蒙,而她自己,則開始遊離在形形色色的醫院採購、醫生、主任、副院長、院長之間,當然,薛天這邊她也沒有放棄,每個月都能在他身上賺個十幾萬的利潤,日子過得很是滋潤。

三個月後,薛天的醫美整形項目在經過層層批准之後,正式面世。得益於他從韓國和日本引進的設備和專業人才,審批沒有遇到一絲問題。即使有問題,安然和包麗娜她們也都非常善解人意地幫他解決了。

剪綵儀式上,安然開了一輛價值三百多萬的保時捷跑車前來捧場,風頭一點也不比包麗娜弱。

「安然,你今天很漂亮,光彩照人啊!」黃局長笑呵呵地和安然握手,順便偷偷撓了撓她的手心。

「黃局,晚上有沒有時間,我想請您吃飯呢。」安然熟練地和他套話,黃局長立馬會意,這是有求於他,千里送鵝毛來了。

「當然有空,安大美人邀請,我就是再沒空,也要擠出時間來的,那我等你電話咯!」黃局長笑著說道。

「今天是我們醫院醫美整形項目正式啟動的日子,我很榮幸能夠邀請這麼多領導和賓朋前來指導工作!為了慶祝今天這個項目的成立,我宣布,未來三個月內來本院進行醫美整形手術的,都可以享受六折優惠!」薛天和黃局長共同剪綵后大聲宣佈道。

這話一出口,來參加活動的人紛紛鼓起掌來,電視台的直播更是不遺餘力地將鏡頭對準了他。

「你們要多多和全國各地的新聞媒體聯繫,讓他們大力報道我們的優惠活動,重點宣傳我們的技術的先進性,吸引更多的人來我們這整形,成為全國的標杆!」薛天對著幾個醫院高層囑咐道。

「好的,董事長,我們這就去安排。」李院長等人紛紛表態到。

「嗯,動作一定要快。去吧。」

包麗娜正嫉妒地看著安然的新車,薛天走了過去,對著兩女打著招呼:「喲,安然,娜娜,你們倆都在呀。安然,這是你的新車嘛?看上去挺漂亮的。花了多少錢?」

安然得意地笑道:「沒多少錢,也就三百萬出頭吧。」

「這還沒多少錢啊,你這是帶著一套房在四處跑呀。你看你們兩個,現在都很出息啊!怎麼樣,你們倆什麼時候換套別墅住?」薛天問道。

「哪裡住得起別墅呀,還得靠天哥你多多提攜呢。買了這輛跑車之後都快窮死了。」安然款款地走了上去,一手挽住了他的左手胳膊。

「是啊,天哥,我現在手頭也很緊呢,人家為你立下不少汗馬功勞,你可不能忘了人家呀!」包麗娜不甘示弱地挽住了他的右手胳膊。

兩女這是在暗自較勁了?薛天心裡暗笑,這種嫉妒感讓他來了興趣。

「很好啊,你們姐妹情深,我正好剛剛入手了一棟香港的別墅,你們明天就跟我去香港玩幾天吧,讓我們開著遊艇出海好好玩一玩。所有的費用我包了!」

「天哥你真是太帥了!不聲不響地就入手了一棟別墅,是不是打算送給誰呀?」包麗娜問道。

「嗯,打算送給第一個給我生孩子的人哦!你們倆得多多努力呀!」薛天飛快地在兩人臉上親了一下,暗示道。

本來還劍拔弩張的兩女聽了這個話后,眼神又變得不一樣了,那眼神里透著的火熱,像要把薛天吃了一樣。

薛天笑著拉著兩女回到酒店房間。

慾望收集器告訴他只要他有慾望支撐,他的身體就是鋼鐵鑄成的!

第二天下午,三人就坐上了飛往香港的飛機的頭等艙,到了薛天買下的半山別墅,開始了新一輪的較量……

歐陽一峰這三個月的日子不可以說不滋潤,何靜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甘當他的提款機和發泄沙包,還帶著他去k歌喝酒,蹦迪,三不五時帶他認識那些所謂的「姐妹」,她們個個性感妖嬈,讓他欲罷不能,身體一度虧空,不得不吃高麗參燉老母雞補身。

另一方面,他的老同學周蕾也風情萬種地自薦枕席,甚至跑到他的家裡,當起了半個女主人,只是當歐陽一峰提出想和她結婚的時候,卻被她拒絕了。這讓歐陽一峰很是不滿。可他也沒什麼辦法,只能今朝有酒今朝醉,在花叢中翩翩起舞,流連忘返。

「也是時候了,讓歐陽一峰搞點貪污公款的事情,把他送進監獄。這人的滋潤日子也過了一陣子,先讓他進去吃吃苦頭也不錯。」薛天在遊艇上接到了何靜的電話后,心裡盤算著。

「你可以掐斷對他的經濟支持了。然後偷偷攛掇他貪污公款,他肯定會做的。為什麼?你想想,這幾個月他過的是什麼神仙日子?換成是你,突然沒了經濟來源,不能那麼舒服地過日子,你心裡會甘心嗎?」薛天反問道,「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他早就淪落為慾望的奴隸了,放手去做吧!」

「好的,薛總,我這就去辦。」何靜掛斷了電話,嘴角微微上揚,透著一股淡淡的得意。這幾個月她早就想收拾這個自命不凡的噁心的傢伙了,要不是為了那些紅彤彤的鈔票,她才不會去伺候那個傢伙呢!

薛天和兩女在香港待了半個多月,幾乎逛遍了香港所有的旅遊景點,名牌包包衣服鞋子首飾化妝品買了不下三百多萬,中間和卓然也有聯繫,比特幣在穩步上升,但還沒有達到他的預期。

「已經2016年了,劇情也進行到後半段了,我得加快腳步。」薛天心裡想著。

這天,他和李院長聯繫了一下,得知新醫院的建設很是順利,主體建築已經大半建成,這讓他很是興奮,可以開始搞抵押了!

「卓然,你趕緊過來一趟,我想把新醫院一起抵押掉,去買比特幣!」薛天撥通了卓然的電話。

「好的薛總,我現在就過來。」卓然說道,然後就開車出了門。

跪求各位大大多多收藏,多多投推薦票!推薦票!推薦票!

也想請各位大大多發點推薦票紅包支持下本書,跪求大家,撒潑賣萌打滾我都行的!

。兩人最後只是略坐了坐,曹涇元甚至都沒想起來問裴琰為何不在,就帶着人匆匆離開。

臨走時,玉姝給他寫了如何防範和處理瘟疫的簡單措施,又把老大夫開的藥方,讓人給他謄抄了一份。

雖然不知道會不會用得上,但防範於未然總是好的。

可曹涇元沒想到,自己剛進……

《鳳臨朝》第148章綏國公府 小插曲過後,林雅慕捧着手機聊了沒多久,周廷鸞就要下線了,最後一節課了,他還有試卷沒有做完。

林雅慕癟嘴,她撓了撓發尾,眼睛一亮。

夏婉和李文昌洗完碗從廚房出來,就被林雅慕喊住。

「媽,我去學校一趟。」

夏婉愣在原地,李文昌心中警鈴大作。

林雅慕也被嚇一跳,很快她意識到問題,她咬唇「你們不用擔心,我真的是去學校。」

夏婉還是一臉懷疑。

林雅慕無奈的搖了搖手機「依依說想我,我就去看看她,反正一會兒我還要回家。」

「這樣,等我十點到家用武伯伯的手機給你回個電話。」

夏婉搖搖頭「那麼晚,你別打擾武伯伯了,你微信給我發個到家的視頻就可以了。」

「好。」林雅慕喜滋滋的起身去門口換鞋。

「那個,媽媽已經把監控拆了,你不用擔心。」夏婉跟到門外,猶豫着叫住她。

「謝謝媽。」林雅慕揚起手和她再見,「我走了。」

上了地鐵,林雅慕意外的發現這裏距離學校還挺近。

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還沒放學,林雅慕故作神秘的給周廷鸞發了一個消息,「攜愛女左依依來學校門口奶茶店,有快遞給你們。」

奶茶店的燈光下,她眉彩飛揚,髮絲蓬鬆的繞在耳邊,一雙眼睛圓溜溜的盯着學校門口。

小半杯奶茶下肚,周廷鸞終於發來消息「好。」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