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現在陳爭還有其他女人,她似乎也可以忍受得了了。

當兩人結束后,張婷依然處於高度敏感狀態,她身體發顫帶著哭腔緊緊抱著陳爭:「陳爭,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

陳爭忙答應道:「不會的,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意!」張婷說著,手指甲幾乎要把陳爭背上的皮膚抓破。

……

等了幾秒鐘,張婷以為陳爭下樓去了,果然忍不住追了出來,她開門想要從走廊偷看陳爭的身影,可是感覺不對,回頭看到陳爭正嬉笑看著自己,頓時又羞又喜,抿著嘴要哭的樣子。

陳爭一把將她拉入懷裡,帶著她進了宿舍,隨手關上門,兩人開始激情擁吻起來,情到濃時,又忍不住想要來一次,可是,這是在宿舍。

分開之後,張婷呼吸急促,紅著臉小聲說道:「她們去光谷了,要很晚才回來~」

陳爭意會,反鎖了宿舍門,抱著她進了衛生間,邊沖涼邊體驗人生的快樂。

……

這幾天,兩次和陳爭一起的特殊體驗,讓張婷體驗到了什麼叫激情和快樂,讓她陷入其中難以自拔~

哪怕現在陳爭還有其他女人,她似乎也可以忍受得了了。

當兩人結束后,張婷依然處於高度敏感狀態,她身體發顫帶著哭腔緊緊抱著陳爭:「陳爭,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

陳爭忙答應道:「不會的,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什麼都願意!」張婷說著,手指甲幾乎要把陳爭背上的皮膚抓破。

……

等了幾秒鐘,張婷以為陳爭下樓去了,果然忍不住追了出來,她開門想要從走廊偷看陳爭的身影,可是感覺不對,回頭看到陳爭正嬉笑看著自己,頓時又羞又喜,抿著嘴要哭的樣子。

陳爭一把將她拉入懷裡,帶著她進了宿舍,隨手關上門,兩人開始激情擁吻起來,情到濃時,又忍不住想要來一次,可是,這是在宿舍。

分開之後,張婷呼吸急促,紅著臉小聲說道:「她們去光谷了,要很晚才回來~」

陳爭意會,反鎖了宿舍門,抱著她進了衛生間,邊沖涼邊體驗人生的快樂。

……

這幾天,兩次和陳爭一起的特殊體驗,讓張婷體驗到了什麼叫激情和快樂,讓她陷入其中難以自拔~

哪怕現在陳爭還有其他女人,她似乎也可以忍受得了

。 不過,他們的攻擊卻同樣無法傷害到這巨型蜈蚣分毫。

不論鋼鐵戰車發射多少枚火箭炮,都只能稍稍將它的甲殼炸掉些許,而無法真正傷害到它。

念動力俠的攻擊也同樣是如此,他的念力每次只能扭斷這蜈蚣的幾片甲殼。

這倒真不是因為他們太弱了,純粹是因為,這蜈蚣,實在是太大了!

「蘇沫他們,好像也不太行呀。」

埼玉撓著下巴,自顧自地望著空中的戰局。

「老師,我們剛才已經和這蜈蚣纏鬥了半天了,也沒能真正傷害到它。」

傑諾斯嘆了口氣,對埼玉說道,另一邊的吹雪也隨聲附和道:「對呀對呀,本小姐的超能力也傷不到它。」

「看來,還是得靠老師您了。」傑諾斯繼續說道。

眼下,也只有埼玉出馬,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解決掉這令人棘手的巨型蜈蚣了。

「嗯。」

埼玉點點頭,隨後便掄起了他那沙包大的拳頭。

毫不誇張地說,只要他一拳出去,就算這蜈蚣體型再大,也能輕易被打成齏粉。

然而,還不等埼玉揮出拳頭,他腳下的地面便開始了猛地一陣顫抖。

這顫抖比先前的地震還要猛烈,一時間,位於附近區域中的居民紛紛從各自的家裡跑了出去。

呼救聲和手電筒的光芒瞬間在這午夜時分出現,整個Z市的夜晚,都被這巨型蜈蚣給攪合得不得安寧。

不單單是埼玉,在他周圍的吹雪和傑諾斯此時腳下同樣是一陣顫抖,以至於他們連站也站不穩了。

隨後,就見他們三人腳下的地面猛地升空而起,一個巨型的蜈蚣尾部,隨之破土而出!

先前,那巨型蜈蚣只是將上半身探出土地,就給眾人造成了如此多的困難。

如今,他連帶著尾巴,全身都已然從地面中鑽出。

其全身上下,總長將近百米!

砰!砰!砰!

巨型蜈蚣不斷拍打著它的尾巴,一隻只腳也在向周圍橫掃著。

毫不誇張的說,它的體型和破壞力,甚至要遠勝過像哥爾贊那樣普通的怪獸。

只不過,那次對付哥爾贊的時候尚且有奧特曼應付,而如今的Z市之中,卻是根本不存在什麼奧特曼的。

憑藉如此劇烈的運動,也難怪先前的通訊磁場會出問題了。

咔!

巨型蜈蚣張開巨口,猛地朝鋼鐵戰車咬下。

這一下,縱使鋼鐵戰車速度驚人,卻也難以閃避。

好在念動力俠及時限制住了巨型蜈蚣的口器,這才堪堪阻滯了其片刻功夫。

「蘇哥,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鋼鐵戰車憂心忡忡道:「你還是快找找埼玉老師在哪兒吧!」

雖然鋼鐵戰車嘴上是這麼提醒的,但他們現在身在百米高空,想找到埼玉的人影,又談何容易呢?

蘇沫一面焦急地搜尋著,一面不斷在心中回憶著這蜈蚣的弱點。

現在他可算是想起來了,在《一拳超人》的怪人協會篇章中,的確是有個龍級怪人,名為蜈蚣長老。

現在看來,應該就是眼前這頭巨型蜈蚣了!

不過,它似乎並不存在什麼弱點。

甚至連被擊碎的甲殼都能在須臾之間重新生長出來。

「鋼鐵戰車,試試轟擊它的臉!」

蘇沫朝蜈蚣長老那生著詭異五官的頭部指了指,示意鋼鐵戰車攻擊那兒。

只有那裡不存在甲殼的包裹,似乎也是它身體上最為脆弱的部分。

砰砰砰!

接連三發火箭炮隨之射出,直轟在了蜈蚣長老的面門上。

這一下,果真有了效果!

只見它的面部猛地被炸成了焦黑的一片,五官也隨之扭曲了起來。

這雖然沒能徹底轟死它,卻也給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然而,就在下一瞬,這蜈蚣長老便猛地發怒了起來。

它的身子不斷在地面上下來回翻滾著,每一下翻滾,都宛如一次轟炸一般,不過半分鐘便將周圍的樓群街道盡數夷為了平地。

地面上的傑諾斯和埼玉等人不斷閃轉騰挪著,這才堪堪躲過了蜈蚣長老的翻滾。

不過,他們與蜈蚣長老的距離也在不斷拉遠著。

現在,由於之前受到了鋼鐵戰車的輪番火箭炮轟炸,它已經將攻擊目標鎖定在了這艘金色直升機上!

「可惡,沒辦法接近它嗎?」

埼玉快步朝蜈蚣長老奔去,奈何攻擊距離不夠,他也無能為力。

「蘇哥,我看到埼玉老師了!」

正當局勢陷入一片焦灼之時,念動力俠忽然拍了拍蘇沫的肩膀,沖他呼喊道。

聞言,蘇沫心下頓時一喜,急忙說道:「快!把埼玉老師弄過來!」

他說著,念動力俠掌中隨之金光一閃,一層象徵著他念力的金光,猛地覆蓋在了埼玉的周身上下。

雖說他的念力無法撼動這蜈蚣長老分毫,但對於身高體重還是和普通人在一個層次的埼玉老師,他的念力還是可以完全控制並且移動他的。

只見埼玉的身體瞬間開始了不受控制,被念動力俠牽引著朝空中飄飛而去。

「啊?怎麼搞的?我怎麼自己飛起來了?!」

埼玉滿臉迷惑地朝自己身上望去,半天也弄不明白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望著一臉茫然失措的埼玉,蘇沫不由得笑了出來。

但現在也不是笑的時候,他趕忙搖下機窗,沖埼玉喊道:「快!蜈蚣長老現在就在你面前,念動力俠會送你到他身邊,到時候,你一拳轟死它就完事了!」

「什麼?!原來是念動力俠讓我飛起來的???」

埼玉滿頭黑線,這才弄清了自己飛升起來的原委,不由得好一陣無語。

蘇沫,這是把自己當成工具人了啊……

但現在,蜈蚣長老就在他的面前,那一張猙獰可怖的臉正和他對視著。

也顧不上更多的猶豫,埼玉還是揉了揉拳頭,接著,猛地一拳揮出。

認真的一拳!

他輕輕說道,緊接著,就見蜈蚣長老的面門猛地塌陷了下去,它那龐大的身軀也隨之開始了坍縮。

甲殼一片片爆裂著,墨綠色的血水宛如瓢潑大雨一般傾瀉而下…… 給她自由。

這四個字重重的敲擊在MR.章的心頭上。

他微微抬眸:「這些話都是她讓你跟我說的嗎?」

「不是她讓我跟你說的,實話告訴你,我現在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裡,也不知道她去幹什麼了,但是我想,她跟在你身邊那麼多年,難道還不夠嗎?如果你給不了她未來的話,那麼你就不要再糾纏她了。」

時宜也有些生氣:「我知道你一直認為晴夏是你的責任,你想要對她好,但是她需要的是你的愛情,不是你的親情。」

「如果你做不到,那麼你至少給她冷靜的時間,等到她將這一切事情都遺忘了,她自然就會回到你身邊了,在這之前,我希望你不要再打擾她了,她真的很苦。」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什麼非常疼痛的事情,那麼就應該屬愛情了吧。

MR.章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誰說我不愛她了?」

這句話說出來后,時宜和席聿衍兩個人誰的神情都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你是愛,你也是喜歡,可是你也拜託不了固定的思維模式不是嗎?你根本就沒有辦法站出來好好愛她,不是嗎?」

時宜反問:「既然如此,那麼我想問問你,你到底是不是愛她,又是怎麼愛她,這還重要嗎?又有什麼重要的?難道你讓晴夏知道你其實是愛她的,但是卻又無法接受她,這就可以了嗎?」

時宜真的不知道MR.章到底是怎麼想的,不由地怒火中燒。

「我知道你非常的優秀,在你這裡,也沒有什麼辦不成的事情,但是感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子簡單,如果你沒有辦法跟她在一起的話,我就請你不要再做出這些舉動了,只會讓人誤會,更難受而已。」

MR.章心裡受到觸動:「你不是當初還是站在我這邊的嗎?你不是希望我可以跟她在一起的嗎?」

「是,如果我不是這樣子想的,我就不會這樣子邀請人了,但是既然你沒有這個想法的話,我又為什麼非得這樣子做,非得讓她難受呢?」

時宜倒是不介意將話說的十分直白:「MR.章,我想你應該知道,你是一個令我尊重的設計師,僅此而已,但晴夏卻是我的朋友,姐妹,如果發生什麼事情,我會義無反顧的站在她那邊,不需要任何理由結果,這就是我自己的選擇。」

時宜將所有事情都分的清楚,之前她站在MR.章這邊,那是因為晴夏獲得快樂。

現在之所以不站在MR.章這邊了,原因也是一樣的,那就是想要讓晴夏獲得快樂。

「我還以為你跟席聿衍還會勸我要接著努力戰勝自己,不要放棄晴夏,去將晴夏追回來。」

席聿衍從剛才就一直沉默,現在卻也忍不住開口。

「MR.章,你也知道我們是很長時間的朋友了,我是一定不想要傷害到你的。但現在你做的這些事情的確是有些過分了,讓人無法原諒。」

「如果你現在真的已經想好了,要跟晴夏在一起,要選擇晴夏,那麼我當然支持你去追回來她,但是如果你要是沒有這個想法的話,我也希望你不要再打擾她。」

MR.章一臉詫異的看向席聿衍:「所以你也是站在晴夏那邊的嗎?」

席聿衍一向都十分公平公正,不會偏袒,這還是他第一次說出來如此偏袒的話。

「我不是站在晴夏那邊,而是我認識你多久,就認識了她多久,知道她喜歡了你多久,她真的已經足夠苦了,我不希望她會更苦。」

現在的席聿衍真的非常的有人情味,不再跟之前一樣像是個無情的機器一樣了。

「我這次的確已經想好了。」

MR.章忽然間說道:「之前我的顧慮很多,我覺得我不能夠跟晴夏發展其他關係,我們就保持現在的關係就可以了。」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