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初晨很有可能會突破戰尊級這個境界,走向更高的層次。

「真不好意思,本來是想直接送你們下地獄的,不料剛才發揮失常了!」

李初晨看著重傷的幾十個人,聳了聳肩,帶著歉意繼續說道,「我把你們傷成這個樣子,恐怕你們活著比死了更痛苦吧?」

「既然這樣,我就再做一回好人,送你們最後一程,這樣你們就不至於這麼痛苦了。」

李初晨說完,也不給隱世宗門那些人有求情的機會,一揚手裡的龍鳳寶劍,青龍降魔劍又被李初晨施展出來。

長劍斬出,青色劍芒猶如一道激光,以閃電般的速度,向著受傷的那群人切割過去。

「快跑!」有人吆喝了一聲,可惜,他們的速度那有青色劍芒的速度快。

只聽一陣嗤嗤嗤的聲音響起,這受傷的幾十個人,又有過半人數被攔腰斬殺。

剩下那些人,根本顧不上身上的傷勢,立刻轉頭開始逃跑。

但在李初晨眼前,沒有得到李初晨的同意,他們那個跑得掉嗎?

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初晨早就猜到受傷的人會選擇逃跑,他一直在準備。

在隱世宗門那些人轉身之際,李初晨就已經施展魅影神功追上去。

一劍一人,李初晨瘋狂般擊殺。

短短不到一分鐘,體育館內,隱世宗門的頂級高手,全部殞命。

「這個獄神,實力是越來越強了!就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

高建國站在指揮室的落地窗前,用望遠鏡看著發生的一切,看見李初晨實力如此強大,他內心其實也很震撼。 「嬸,嬸,別打了嬸。」而李亮在里正發話的時候,就趕緊的上前拉架,可奈何他只是一個人,在面對兩個陷入瘋狂且爆發了的女人中間,李亮不僅沒把她們拉開,手上還反倒被拉劃了幾下。

此時人群中突然衝出了一個男人,上前就把潘長舌抱住往後拉,李亮見到也趕緊抱住楊氏,兩人分別往兩個方向拉總算是把兩人給分開了。

此時的楊氏頭髮有些凌亂,但好在沒有受傷。

再看潘長舌,可就沒有那麼好情況了,頭髮亂糟糟不說,臉上身上都不同程度的被楊氏給抓傷了。

「你怎麼在這,還和人家打起來了,你不要臉,我潘長江還要臉呢。」那拉住潘長舌的男人,把潘長舌拉開后就劈頭蓋臉的罵了一通。

「什麼,你竟然不問青紅皂白的就罵我,潘長江,你個殺千刀的,你個沒良心的,連你也幫著外人,這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潘長舌又再次的哭天喊地道。

原來來者正是潘長舌的媳婦潘長江,潘長江為人倒是老實憨厚,可惜了攤上了這麼一個不省心的媳婦。

自家媳婦什麼脾性他還能不知道,那是比誰都清楚,平時看她也做得沒有多過分,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可沒想到今天她竟然會上門到別人家找麻煩去了,這一路跑過來聽到村子里的人說的話,那氣得差點沒頭上冒煙了。

「你給我閉嘴,看看你做的什麼好事,再叫一聲信不信我把你休了。」潘長江此話一出,不僅潘長舌,連蘇葉和在場的人都呆了。

蘇葉倒是沒想到,潘長江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看樣子也不是個糊塗的,只是可惜了怎麼就攤上了潘長舌這麼一個媳婦了。

「里正,還請你秉公處理,這事查清楚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潘長江願意接受任何結果。」潘長江對著里正尊敬的說道。

緊接著又對那躺在地上的蘇葉和被李亮拉著的楊氏說道:「葉子,對不起了,如真是潘嬸的錯,那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絕不護短。」潘長江對著蘇葉道歉說道,那樣子倒不像是作假。

見此蘇葉倒是有點尷尬了,只能點了點頭笑道:「如此,那便最好了。」

「潘長江,剛才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你竟然為了這一個小賤人就要休了我,枉我嫁給了你這麼多年,潘長江,你個沒良心的,你敢那樣對我。」潘長舌不知是被嚇到了還是怎樣,反應過來了之後指著潘長江就大吼的說道,儼然一副潑婦樣。

「你給我住嘴,還嫌不夠丟人嗎。再多說一句信不信我當場休了你」潘長江一聽不由的臉色一變,自家女人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用手指著自己罵,這麼做就是在落他面子。

看來以前還是他太縱容她了,導致這個女人還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潘長舌見到自家男人那發怒得神色,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又聽到潘長江竟然說出了當場休她的話,她心中再怎麼不滿,卻也不敢再多說一句了。

這下,現場終於是難得的安靜了。想她的好戲都沒開始導呢,就首先讓她看了這麼一場開胃戲,蘇葉也是有點無奈啊。。 秦楓幽幽地醒來,正好對上了姜雲沁的大眼睛。

他嚇得一驚,直往後退,喝道:「你幹嘛?」

「你一驚一乍地做什麼?我……我只想看看你是不是死了……」姜雲沁囁嚅道。

秦楓瞪了她一眼。

腦海中多了許多與古神族有關的信息,浩如煙海,其中就有離開蚩雲紅境的方法。

他身形一動,當即衝天而起。

「喂,你去哪裡?」姜雲沁急忙跟上,問道。

「離開這裡!」秦楓冷冷道。

外面還有那麼多梁朝弟兄等著他,他怎麼能在這裡浪費時間呢?

「那你等等我!」姜雲沁急忙喊道。

如果不跟著秦楓離開,那下次五雷道人再找來的話,她可能就逃不掉了!

而且,不知道什麼原因,秦楓給了她一種莫名的安全感。

……

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蚩雲紅境中。

「探靈術!」

離去之後,秦楓環視四周,腦海中突然多了一個術法,是來自姜雲沁帶來的記憶信息。

探靈術施展后,他面前彷彿浮現出一張巨大的輿圖。其上閃爍著無數光點,燦若星辰,比宋不群的輿圖繁複了千百倍。

虛空一點,一股熟悉的氣息映入腦海中。

秦楓眼神微動,消失在原地。

「喂,你等等我啊!」姜雲沁喊道。

原來秦楓被扔到蚩雲紅境后,宋不群等人也一直沒有離開,而是在四周轉著圈,想著破解的辦法。

所以,秦楓很快找到了他們。

……

「陛下!」

「拜見陛下!」

文龍等人看到秦楓,都喜出望外,急忙簇擁過來。

「陛下,您果然吉人自有天相,太好了,太好了!」宋不群長長地吐了濁氣。這幾天,他都多了不少白髮。

秦楓微微頜首:「本王沒事。」

這時,姜雲沁一同跟了上來。

一眾將士看到她,眼睛皆是一亮:這出塵的氣質……她莫非是仙人嗎?

很快,不少人紛紛低下頭,不敢再看姜雲沁,生怕自己的目光褻瀆了她。

「陛下,這位姑娘是?」文龍略帶笑意地問道。

「不知道。」秦楓沒好氣道。

「我叫姜雲沁!」姜雲沁幾乎同時說道。

閻煜、宋不群等人都笑了:看來陛下此行因禍得福啊。如此出塵的仙子,除了陛下,還有誰能配得上她呢?

「見過姜姑娘!」文龍、閻煜等人都朝她拜道。

而姜雲沁居然一反常態地回了禮。

這讓秦楓有些意外。

「四帝子他們現在在哪?」他隨即問道。

「據說帝朝在落陽泉擊敗了土域、狼域和奔雷域的聯軍,現在所有人都去了那裡。四帝子他們應該也在!」宋不群說道。

「我們也過去!」秦楓淡淡道。

對於燕皇將他扔到紫血瘴氣的事情,他可是耿耿於懷。

此仇不報,這口惡氣如何能吐出來?

而且最巧的是,姜雲沁帶來的記憶信息中正好有破解墟島陣法的辦法!

「是!」宋不群領命。

墟島劃破長空,消失在原地。

……

轟轟轟!

落陽泉因為一口通天徹地的古泉而聞名荒境。

據說曾經有人在這裡洗筋伐髓,一舉踏入了九轉仙人境,從此之後,落陽泉名聲大噪。但如今,落陽泉已經枯竭了。

秦楓等人出現在落陽泉的時候,這邊的戰鬥已經打得不可開交。

天地之間充斥著狂暴的氣勢,肆虐的靈氣讓空間都為之扭曲。

一個方向上,厚重的土黃色光芒閃爍,接連有人影衝出來,喊殺聲不斷。另一個方向上,妖影重重,咆哮聲撕心裂肺。

「殺!」

怒吼聲如潮水激涌,連秦楓等人都被包圍了。

「殺!」秦楓吐出一個字,數萬身著中品道兵甲胄的將士同時殺出,強大的道紋波動,瞬間將衝到面前的異族修士斬殺。

四周的蒼域修士壓力大減。

「這是誰啊?」

「居然有中品道兵甲胄,起碼是紫氣皇朝!」有人驚嘆道。

「殺,殺光這群異域人!」

其餘修士見梁朝將士如此兇悍,紛紛受到了鼓舞,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悍不畏死地往前沖。

秦楓、文龍等人也加入了戰團,將衝過來的異域人殺退。

姜雲沁站在梁朝的墟島上,看到這一幕,眼神有些複雜。她輕輕地咬了咬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很快,兩個方向衝來的異域修士被秦楓等人殺退。

一大片土靈晶和無數只狼魂晶散落一地。

本來就紅了眼睛的蒼域修士如狼似虎地衝過去,瘋狂搶奪著土靈晶和狼魂晶。

這些可都是極品靈晶,可遇而不可求啊!

梁朝和紫鉞皇朝將士依仗著實力,奪下了不少靈晶。

轟轟轟!

這時,四方突然出現了數十道璀璨的光芒。

熟悉的墟島陣法氣息肆意蔓延開來。

秦楓眉頭一皺:是他們!

只聽墟島上有人凜然喝道:「四帝子在此,爾等獲得的靈晶還不速速上交?」

這話一出,一眾修士很識相地將大半靈晶都上交了。

弱肉強食,這是荒境的法則!

而且對方還是四帝子,擁有蒼域最大的靠山,誰敢跟他說半個不字?

不過,有人很快發現不對勁了:之前殺敵最凶的那支隊伍沒有繳納靈晶,這是什麼意思?挑釁四帝子嗎?

眾人的目光紛紛落在秦楓和梁朝眾人身上。

秦楓一步踏出,目光直逼最磅礴的那座墟島,凜然喝道:「燕皇,秦楓在此,可敢出來一戰?」

什麼?

四周眾人都露出瞠目結舌的神色:這傢伙在找死嗎?他竟然敢挑釁四帝子?

「嗯?」

墟島中傳來一道驚訝之聲,燕皇驟然出現在人前。

他盯著秦楓,露出狐疑之色:「你居然沒死?」

能從紫血瘴氣中逃出來的人,秦楓是他見過的第一個!

而秦楓毫不客氣地盯著他,反唇相譏道:「你都沒死,本王又怎麼會死?」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