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他以萬達廣場為中心,向外種植了大批的五星級植物。

不僅如此,之前他用迷惑菇控制的蕭火火等死士,也被安排在了附近守衛。

「我們離開的這段時間,你們一定要負責好安泰市的所有事宜。

如果有特殊情況,就派人去郊區找我!」

萬達廣場門口,劉闖坐在越野車副駕駛上,向幾個心腹手下叮囑道。

與此同時,一隻強壯的成年掠奪者從天而降,來到了那幾個人的身旁。

這是劉闖留給他們報信的專屬坐騎。

一旦出現特殊情況,這隻掠奪者就會帶著報信人以最快的速度抵達郊區。

「明白了,闖哥!!」

那幾個手下齊聲答道。

他們原本都是安泰市的倖存者,後來得到了劉闖等人的營救,這才擺脫了危險,重見天日。

所以對於劉闖,他們心中都十分感激,誓死一生效力於劉闖手下。

「那麼,咱們幾天之後再見!」

劉闖朝著幾人輕輕擺了擺手,隨後緩緩關閉車窗,命令車隊向郊區的方向進發。

幾個小時過後,劉闖帶領眾人來到了養殖場附近。

正在大棚里忙活的黃旺德,在聽到車聲之後,便立刻帶著村民趕了出來。

「劉闖兄弟,可想死我了!!」

黃旺德一路小跑,一臉親切地替劉闖打開車門。

見此情景,劉闖臉上也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同時關心道:「這段時間你這邊怎麼樣?工作有困擾嗎?」

黃旺德聞言,眼中露出喜色。

「劉闖兄弟,最近糧食收成已經翻倍提升了!

預計在今年入冬以前,就可以囤積足夠咱們隊伍吃上十年的糧食了!」

聽完黃旺德的話語,劉闖眼中露出詫異之色:「哦?糧食收成翻倍提升,這是怎麼做到的?」

劉闖的擔心不無道理。

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因為受到酸雨的影響,糧食在生產過程中必然會造成一定干擾。

就算有著大棚的保護,那種植數量也肯定受到一定的限制。

就在劉闖疑惑之際。

黃旺德接下來的一番話,卻徹底打消了他的疑慮。

「哈哈,其實我並沒有做什麼,這一切都應該歸功於犬子身上。」

黃旺德的臉龐揚起一抹樸實的笑容。

根據他的描述,在劉闖他們離開不久之後,黃小川就嘗試吸收了一顆虛空晶核,並且覺醒了一種十分特殊的異能。

在覺醒異能之後,他在極短的時間內,就陸續發明出了很多高科技產品。

就比如利用進化液,調配高質量的肥料,然後將其撒入土壤之中,就會讓普通的農作物產生變異。

這種實驗最開始被黃小川用在了酒窖莊園的那些小麥身上。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原本生長緩慢的麥田,開始發生起劇變。

於是黃小川將最初一批的試驗田,正式更名為超麥,也就是超級小麥。

它們要比一般的小麥生長的更快,麥穗更加飽滿,而且還不會受到酸雨和劣質土壤的影響。

「哦?居然還有這種事?」

聽完黃旺德描述,劉闖頗為意外地撇了撇眉毛。

於是乎,他吩咐馬鑫等人留在這裡,跟黃旺德講解安泰市所發生的事情,以及下一步的計劃和打算。

而他自己,則叫來了坐騎卡茲克,獨自趕往酒窖莊園。

「咔咔咔!!」

卡茲克扇動著雙翼,帶著劉闖飛行在高空之上。

一股微風迎面吹來,帶著淡淡青草的芬芳,讓劉闖感到異常舒適。

好久沒有聞到這種氣味了。

這種屬於郊外的清新氣味。

遠離城市的煙火和喧囂,沒有破敗的廢墟和刺鼻的屍臭。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什麼時候才能回到以前的日子。」

劉闖目望遠方,輕輕感嘆道。

。。 等溫喬再次醒來外邊的天已經暗下來了,從窗口看下去,只有幾盞路燈亮著,一片樹影倒映在地上,隱隱綽綽。

普彩英為她準備了晚餐,說幾句好好休息之類的話,就出了門,臨走前看向她的目光滿是憐憫,溫喬沒有理會。

她現在心亂得很,完全沒有胃口,明明剛睡醒卻還是覺得十分疲憊,連抬手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於是她睜著眼直到天亮,這一晚普彩英一直沒有回來過。

當刺眼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她身上許久時,溫喬才遲鈍的回神,用力閉一下乾澀充血的眼睛。

她當初第一次如此無措的時候,是為邢書頂了罪進牢的第一天,出來后她漸漸的成長起來,獲得了以前從未擁有的東西,甚至比許多人都要優秀。

本以為,這種無措感再也不會在她身上出現了,結果就這麼猝不及防的,一個普通的月圓夜,她竟然就再次感受到了。

一樣的無力和崩潰,導致她像是生了銹的機器,變得遲鈍木然,以至於連流淚這種行為都給忘了。

溫喬動了下由於長時間沒有動彈而麻木的四肢,感覺有點力氣之後就打算回房間洗個澡。

從報警之後她就一直在放空自我,直到現在才想起要洗澡這麼一回事來。

溫喬在浴室裡頭脫著脫著突然停住,她看著自己的貼身衣物,上邊沒有一點點痕迹,無異味無污染,這條內褲是當初謝嶼給買,尺寸小了有點緊,她胯部被勒出一道十分嚴重的紅痕。

這痕迹,要沒穿上個倆三天是絕對不能勒得出來的。

溫喬手指一顫,低頭看著又摸了摸,心底浮現出個詭異的猜想,她這貼身衣物好像沒被脫下來過。

尋常人都知道,床上辦事的時候必須得光溜溜赤條條的,就算一開始穿著,等後頭玩瘋了肯定是扯掉撕掉,絕不可能一直留著。

溫喬忽然有了些力氣,站在鏡子前認真的看著身上那天留下的痕迹,青青紫紫的,乍一看頗為嚇人,可細看了就會發現,這些痕迹像是被刻意掐出來的,十分生硬,而且就手臂和鎖骨上有。

她再一細想,當時她在別墅里醒來,雖然渾身酸痛,但似乎私處並沒有異樣,只是那時候她神情恍惚整個人都接近崩潰,沒有第一時間意識到。

現在回想起來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大床上並不算凌亂,也沒有任何可疑的液體,再者,她要是真跟那五個做了,第二天怎麼可能還有力氣站起來走路?

溫喬猛地激靈,意識到情況要比她想象中的好太多,昨個晚上竟然是一場誤會?

她魂不守舍的隨意給自己沖洗了番,立即出門趕去警局想要找那五個男人問清楚。

結果到了局裡警察一直支支吾吾的轉移話題,溫喬一下子就看出不對勁了,沉下了臉,「他們是不是不在這了?」

按理說,警方自然沒能找到確切的證據,但由於目擊證人不少,他們必須要被扣下那幾人,直到事情搞明白為止。

可這才第二天,一大早的人就不在了,顯然是昨天溫喬剛走不久后他們就出了警局,能這麼速度的離開警局,就必然是有人花大價錢撈人。

「他們幾個說只是醉酒睡同一個房間而已,並沒有碰你。」

溫喬冷笑了聲,猛地扯下衣服露出滑嫩的肩膀,指著上邊未退的痕迹譏諷的說:「那這些痕迹都是鬼弄我身上的?」

「他們說沒有碰就沒有碰?連基本的確認嫌犯話里的真假都不會,這就是你們警方的態度?!」

面對著溫喬質問的警察此時臉紅脖子粗,是明顯心虛的表情。

溫喬深吸一口氣,也知道這個小警察對這樣的事情並不能阻止,他會感到心虛卻並不能幫到她什麼。

她正要轉身移開,小警察叫住了她,「你,你上網看看新聞吧。」

因這句話,溫喬頓時升起不詳的預感,她掏出自己的手機開了機,立即去看最新娛樂新聞,她與幾個男人躺一張床上的照片赫然出現在最新新聞上邊。

#當紅歌星一夜戰五郎#

#年輕人的瘋狂聚會#

#歌星背後的男人#

各種各樣曖昧旖旎的惡意標題,點進去后就是大量的照片和小編帶著調侃語氣的挖苦,嫣然將溫喬形容成人盡可夫的蕩婦。

溫喬不是第一次因黑料上熱搜,這些卻是慌了神。倒不是因為網路上的那些言論,而是擔憂謝嶼那邊。

她這些天為了讓自己好好靜一靜計劃一下下一步該怎麼走,再加上出了這樣的事她實在沒臉見男人,才把手機關機,想要讓自己冷靜冷靜。

也因此造成謝嶼無論如何都沒法聯繫到她,溫喬就算再遲鈍也能預料到謝嶼這個時候肯定是氣慘了。

任誰在無法聯繫上妻子無比焦急的時候卻在網上看見妻子與其他男人還是好幾個的艷色新聞的時候,都無法保持冷靜。

溫喬不確定謝嶼在這一天一夜的時間有沒有胡思亂想,大概率是想了的,就是不知道對方還樂不樂意要她。

溫喬顫抖著手撥通謝嶼的電話,見對方立即就接聽了時眼眶竟酸脹了起來,「謝嶼。」

她有太多話想要解釋,可等要說的時候,卻是只能愣然的喚對方一聲。

電話另一頭的人喘息有些粗重,他咬牙切齒的嚼著她的名字,「溫喬!」

一陣靜默之後,男人嘶啞的聲音再次傳來,「你現在在哪?」

溫喬說了自己的位置,隨後在電話掛斷之前說了句,「謝嶼,我沒跟他們做。」

男人立即掛斷了電話,溫喬看著車來車往的大馬路,忽然覺得心梗,心臟一陣疼痛,眼前的景物都昏花得看不清晰。

溫喬是一個有潔癖的人,在某些時候潔癖會相當嚴重,她從不在謝嶼面前掩飾,直言告訴對方他要是被別人碰了她會感到很噁心,很有可能不要他。

謝嶼倒是沒對她說過這樣的話,可溫喬能察覺到,對方這點跟她是一樣一樣的,骨子裡都是極為霸道的人。。會議室眾人左看看右看看。

「我剛剛聽到的是不是黎總?」

「應該是,我也是聽到黎總。」

「那個K城頂尖龍頭?」

「應該是,不然王總也不會這麼急。」

「我們公司要發了。」眾人高興的對視一眼,笑了起來。

王鐵柱:「黎總,您大駕光臨寒舍是有什麼事嗎?

《軟萌團寵她又作妖了》第一百九十五章散步 依依戴好綢布,蒙住口鼻。

太平大長公主的手將要碰觸到她的臉蛋,卻僵在半空。

小嬌包嫌棄她嗎?

依依扣住她的手腕,給她把脈。

瞳眸微沉。

太平大長公主更震驚了,小嬌包給她把脈?

小嬌包的瞳眸圓溜溜的,水葡萄似的撲閃撲閃,好似會說話。

粉雕玉琢,奶萌可愛。

比顏兒年幼時更招人喜歡!

她恨不得把小嬌包抱在懷裏,親親抱抱。

再親親抱抱……

「公主殿下,這位老夫人如何?」一個大夫過來問道。

「感染了疫症。」依依稚嫩的眉目蹙起來,「我安排她的住處。」

Article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