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濤眉頭一皺,暗道到手的鴨子好像要飛了。

「馬經理,我了解過你們集團,弘大礦業集團應該是有收購礦石這塊業務吧?」

方旭認真的問道。

一聽對方的話,馬濤就知道這傢伙接下來要說的事情,無非就是想要把自己的礦石賣給集團吧。

「當然收,不過集團收購礦石最少也需要一百噸起,而且價格會比市場上低一點點,這個是硬性要求,不知道方旭大人有知道么?」

馬濤面色平淡,但是內心卻有些不屑。

如果說其他老牌召喚師說這話,他還得奉承幾句,但是面前的召喚師卻是剛激活召喚師模板,估計是就是不知道從哪裏搞到了一些礦石想賣給集團弄個高價,這種事情在集團發生的不少,不止方旭一個人這麼想,很多新人都這麼想。

方旭一聽馬濤的話,內心自然一喜,只要收購礦石那就好辦了。

「咳咳,是這樣的,馬經理,我在迷霧森林中探查到了一處巨大的礦脈,出產一階死鐵和極陰礦,但是目前卻沒資金開採,所以想和你們公司簽個收購合同,不知道你們願不願意?」

「收購合同?」

馬濤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道:「方旭大人你的意思我不太懂,你是想怎麼操作?」

聽馬濤的話,方旭頓時覺得有戲,立馬開始說起了他的計劃。

「馬經理,我的意思很簡單,目前我不是沒資金開採這些礦石么,但是咱們弘大礦業集團有啊,你看我們能不能簽個收購合同,每個月我提供多少礦石給你們,你們一次性給我多少錢,你看這樣行么?」

「當然了,因為是提前收購,所以礦石的價格自然會低一點,你看十金幣一噸死鐵如何?」

「至於極陰礦,市場行情是兩百一噸,我就賣一百五一噸如何?」

方旭說完自己條件,滿臉的期待神色,他想知道馬濤是如何看待這個問題的。

「呃……」

「價格彈性這麼大么?」

馬濤迷糊的應道。

市場上死鐵礦是二十金幣一噸,而弘大礦業集團收購基本上是十八金幣一噸。至於極陰礦,市場行情兩百一噸,他們收購價是一百八左右,但是他萬萬沒想到方旭竟然會低於市場價這麼多來操作,這簡直不可思議。

馬濤沉默了,他在思考這筆單子能不能操作。

如果真的靠譜,那他隨便做做手腳都能賺上一筆天文數字,這錢足夠他幾輩子開銷都花不完,你說這令不令人心動?

片刻后,馬濤又開口問道:「方旭大人,你發現的礦場大么,一年能出多少礦?」

「一年時間?」

「一年時間我估摸著怎麼也得有一萬噸死鐵吧?」

按照之前一個晚上五噸死鐵計算,一天最少也得有十噸,那一個月不得三百噸,一年那就是三千六百噸。

而這三千六百噸死鐵礦那是按照一百五十位骷髏勇士計算的,如果骷髏勇士數量更多,那獲得礦就肯定呈幾倍增長,萬一運氣好又把隔壁的礦場拿下,那礦石年產不得用萬噸來計算了,應該用十萬噸來計算了。

方旭張口就一年能產萬噸死鐵,馬濤倒是沒有任何反應,畢竟很多大牌召喚師一年光是賣礦石都是幾百萬噸來計算的,一萬噸真的不算多。

一萬噸礦石,如果在一噸中賺一金幣差價,那一年就能賺一萬金幣,而一萬金幣能兌換一個億的現金,這不得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

想到這裏,馬濤口水差點流了出來,作為主管人事方面的事情,他基本上不可能遇上這種賣礦的召喚師,就算是召喚師賣礦都是和礦產部合作,而不是和他一名人事合作。

見馬濤眉毛亂跳,顯然正在做着思想爭鬥,方旭見此,內心自然有了把握,現在就差最後一根稻草了。

「馬經理,這是我一點小小的心意,請你笑納。」

方旭說完,身後的小蓮從抽屜中拿出一個黑箱子交給對方的秘書,這讓對方略微有些吃驚。

「馬經理,打開看看。」

馬濤神色疑惑,接過黑色手提箱打開,裏面竟然是一沓沓的百元大鈔,看數量絕對超過百萬之巨。

「這…..」

馬濤面露貪婪之色,滿臉驚奇的望着方旭。

「馬經理,只要你答應,這錢就是你的,後期我還會再拿出一部分送給馬經理當做勞務費,你看如何?」

一聽方旭的話,馬濤面露猶豫,但很快就被貪婪所吞噬,他果斷的點點頭道:「行,那我去給方旭大人爭取爭取,但結果如何我不敢保證。」

「行,那我就先謝謝馬經理了。」

方旭大喜,連忙站起身子握住了對方的雙手。

「不客氣,咱也是為了集團服務嘛。」

馬濤也是一笑,隨後竟連方旭的入職合同都沒簽就離開了安全局,顯然是去籌備礦產這塊的事情。

望着馬濤急匆匆的背影,方旭見此,滿臉感慨道:「財動人心,果然沒錯。」

「大人,你這麼做是為何,要知道低於市場價賣給對方那不知道虧了多少錢呢。」

一旁的小蓮滿臉不解道。

「呵呵,以後你就知道了。」

方旭搖頭,目前最重要的是搞到錢,而不是謀算那些損失的利益,如果自己能守住營地,那四周的礦場自己完全有機會插足,到時候還會缺礦?

當然了,小蓮自然不懂這些,方旭自然也沒必要告訴她。

見方旭滿臉神秘的模樣,小蓮自然沒有再問,而是翻開手機說道:「大人,後天早上十點有一場培訓,你要參加么?」

「培訓?」

方旭思索片刻道:「那當然。」

…… 喻言將陸老爺子送走之後,就站在窗邊,拿起手機打開了周深的對話框,沉思許久也沒打出一個字!

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門外的保鏢站在門口恭敬道,「少夫人,喻先生和喻小姐在門口,想要見您!」

喻坤和喻美??

喻坤來幹什麼,她能猜到八分,無非是利息不夠,想再吸吸陸家的血!

倒是喻美,她來多半事來添堵的!

「不見,說我睡了!」

保鏢冷漠的點頭,轉身出去了

不過一分鐘,喻言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喻坤的名字在手機上閃爍,喻言不接就一直打,然後就一直發簡訊!

「言言,我知道你沒睡!聽說你受傷了我帶著小美來看看你,畢竟我們才是一家人!」

「言言,我做了你最愛吃的糖醋排骨,你打開門,吃點,不然過兩天怎麼去參加決賽啊?」

「言言,我是真心來看你的!」

只要喻言不回應,喻坤就一直電話、簡訊的轟炸!

她現在要吃清淡的,他卻帶了糖醋排骨,還真是一個「愛她」的好父親啊!

印象中喻坤一直都是很忙,忙著和石馨親親我我,忙著和喻美父女情深,忙著和外面的女人勾三搭四,唯獨沒時間和她這個親女兒過生日,吃飯!

每次需要她出席活動,便提前幾天送包,約餐,不需要的時候,便不聞不問!

以前不懂,在石馨母女身上吃了很多虧,現在長大了,明白了想要什麼就得自己爭取,靠父親……還不如相信豬會上樹!

不知過了多久,喻言的手機提示了沒電的聲音,才將她從沉思中拉扯回來!

喻言躺在床上打開手機聽了聽歌,逐漸的睡著了!

喻美和喻坤被擋在門外,無論他們怎麼說,保鏢就是不放他們進去!

臨走時,喻美拉扯喻坤的胳膊抱怨著,「姐姐這是怎麼回事?好心當作驢肝肺!我們大老遠的來了,她竟然把我們拒之門外!我看她就沒把我們當做一家人!」

「我聽說陸少最近手裡有幾個項目本來是要給我們家的,但是姐姐從中橫插一杠,陸少就取消了這個念頭。」

喻美可是做足了準備,本來她沒打算來,但是石馨告訴她這是搬倒喻言的第一步,如果操作好了,肯定事半功倍!

現在看來。果然沒錯!

喻坤本就生氣,現在被喻美在旁邊嘮叨的更生氣,「你給我閉嘴!姐妹倆沒一個聽話的。」

喻坤甩手將保溫盒仍在了喻美的身上,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喻美看著病房的方向,眼神中混入了一絲狠毒。

「喻言,希望你能幸運的痊癒出院!」

喻美離開,一個女護士手裡拿著一份數據走進了拐角處的加護病房!

「陸少,這是今天探望少夫人的賓客名單!」

陸知衍拿過名單快速瀏覽了一下,目光最後落在了陸知辰的名字上!

「他怎麼去了??他都說什麼了?」

陸知衍的伶俐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怒意!

「具體的內容我沒有聽見,但是陸知辰走的時候臉色並不好!」女護士拒實以報。

陸知衍錯愕看了護士一眼,馬上恢復了正常!

他怎麼忘記了,那小丫頭對付陸知辰的招數是360,招招不同了呢!

「下去吧,看好言言的用藥以及進出的醫護人員,嚴謹他們藉機下毒手!」

女護士領著命令出去了!

半夜

一道人影悄悄的從窗戶跳進來,抹黑靠近了喻言的床頭!

黑色的身影悄悄的將窗帘拉開一角,借著皎潔的月光看著床上的人!

美人緊閉雙眸,紅唇微啟,一張小臉未施粉黛,卻美的清新脫俗!

黑影的手輕輕的摸上了喻言的臉頰,還不等有什麼動作,突然脖子上一涼,「別動!」

原本沉睡的美人此刻正「一刀鎖喉」,制服了黑影!

「你是誰?為什麼要來殺我!?」喻言警惕的看看四周,暫未發現其他同夥!

黑影不怒反笑,手掌輕輕的摸了摸喻言的臉頰,「小丫頭,長大了!」

這聲音……這不是……陸知衍么?

為了印證自己的猜測,喻言摸到窗邊的開關,將病房的燈打開。

在自己刀下淡定如常的人,不正是那個據說已經昏迷不醒的陸知衍么?

「你……你沒事?」喻言詫異的將刀收起來,只是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太驚訝,收刀的時候,不小心給陸知衍的脖子上劃了一道!

「你和我有仇?看見我不死,自己下手??」陸知衍摸了摸脖子,舔舐了手指上的血液!

陸知衍的樣子就彷彿是那個黑夜出行的吸血鬼,一邊吸吮,一邊釋放魔力!

喻言皺皺眉,將一旁的消毒濕巾遞給了陸知衍!

「你利用我!」

喻言的聲音不瘟不火,但是表情上卻從驚喜變的冷漠!

從剛剛陸知衍的行為,到說話,她完全可以肯定這個男人什麼事都沒有,卻隱藏起來裝作是因為她而受傷的樣子!

她平白的遭了這麼多罵,他卻悠哉的躲在病房裡吹空調,還讓爺爺那麼大歲數了跟著擔心!

陸知衍看著眼前這個氣鼓鼓的小丫頭,嘴角的笑意就沒消散過。

「言言,你在擔心我?」陸知衍單手挑起了喻言的下巴,強迫喻言和他對視!

喻言彷彿聽到了笑話一樣,扒拉開男人的手,「你在開玩笑?我只是替爺爺不值,這麼大歲數了還要折騰到醫院擔心你!」

陸知衍沒在意喻言的話,拉著喻言的手解釋道,「你上次在會議室里看到的那個人不是我!到底是誰,明天你就知道了」

陸知衍從來沒想過,有一天他會為了一個莫無須有的事情跟一個女人解釋,甚至為了不打亂自己的計劃。還爬窗戶過來!

「你說什麼??」喻言眨了眨眼睛,不明白陸知衍話里的意思!

陸知衍並沒有解釋,只是在窗口多看了喻言兩眼,。就原路返回了!

次日

喻言一醒來,手機上就多了80條未讀消息!

「我去,世界末日了么?用不用這麼誇張?」喻言一邊吐槽,一邊打開了手機!

Article by admin